您的位置 首页 电子烟新闻

电子烟是真正帮人戒烟,还是创造了一种新的成瘾方式

电子烟是真正帮人戒烟,还是创造了一种新的成瘾方式

电子烟是真正帮人戒烟,还是创造了一种新的成瘾方式,吸引无数青少年上钩?

⊙ 2018年,150万名美国青少年加入了电子烟大军,其中高中生的使用量激增了78%,初中生则激增了48%。“我们看到了惊人的增长,原本是为了取代香烟的电子烟正在促使青少年开始抽烟。”

⊙ 在美国,最畅销的电子烟品牌是“JUUL”。这个成立于2015年的公司,占市场份额72%,估值更超过了150亿美元,成为美国排名第六的初创企业,成功跻身与Uber、Airbnb、Lyft等一样的“超级独角兽”。

⊙ 美国FDA局长斯科特·戈特利布警告说,2019年8月,全美青少年烟草调查结果会公布,如果青少年电子烟的使用率持续上升,那么瞄准青少年市场的电子烟可能会完全被禁止。

当全世界都以美国的控烟成果为榜样,前赴后继出台控烟政策时,却不知美国正面临有史以来最严峻的控烟难题。

“先说一个好消息,美国的吸烟率一直在下降。”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吸烟与健康办公室副主任布莱恩博士说,“这是公共卫生的胜利。”在他展示的图表上,2017年,美国的吸烟率降至了14%,是30年来的新低。相比之下中国的吸烟率则高达27%,拥有超过三亿烟民。

很快,布莱恩博士的声音降低了——“我们不愿意看到的是,一个消费量下降了,另一个(烟草产品)却在激增。”

这是2019年2月弗吉尼亚里士满的一场控烟研讨会上,布莱恩所做的开场白。他的演讲成为了全天讨论最热烈的议题。值得一提的是,美国最大的烟草公司菲利普莫里斯(PM)总部就设在里士满,全美一半以上烟草制品在这里生产,旗下最著名的品牌万宝路也正是由此走向全世界。因此,里士满一直是控烟支持者和烟草制造商斗争最激烈的城市之一。每年,不计其数的烟草研究会议在这里举办。

同样关注这个神秘产品的还有世界卫生组织(WHO)。

2019年3月15日,在央视3·15晚会之后,世卫组织在其官方微信写道,“有一种产品近年来全球市场成倍增长,尤其是在青少年人群中使用率显著上升……我们发现,这类产品不仅有害,而且还会使原本不吸烟的青少年成为新的吸烟者。”

是的,他们在说的都是电子烟。这是一种新型的尼古丁传送系统(ENDS),通过加热特制溶液产生气雾供使用者吸用的产品,有的形状像传统的烟草制品,有的像日常用品如钢笔、U盘,使用起来十分方便和隐蔽,受到了全世界青少年的追捧。

吸电子烟已经成为了美英青少年的一股潮流,在大街小巷,已经很难看到有人拿着传统香烟吞云吐雾,取而代之的是无色无味的电子烟。

但如果你问美国的青少年,知道电子烟(Electronic cigarette)吗?得到的回应可能是不屑一顾。在他们看来,电子烟是那些老派学者和政府部门才会使用的词汇,他们将这称为“Vape”或“Vaping”,这个本意是“吸入”“气化”的词已经被广泛指代为“电子烟或吸电子烟”。2014年,Vape(吸电子烟)被选为牛津词典的年度词汇。

电子烟缠上青少年

因为逐年下降的吸烟率,布莱恩所在办公室的控烟工作曾广受赞誉,2017年高中生吸传统香烟的人数降至历史最低水平8.8%。2019年2月,当他们发布了一份2011—2018年美国中学生(高/初中)烟草使用量的报告后,问题却变得棘手起来。

在报告中,2018年,每4个高中生和每14个初中生里就有一个使用烟草制品,其中高中生的吸烟率高达38.3%,而新增的主要是电子烟消费者,150万名美国青少年加入了电子烟大军,其中高中生的使用量激增了78%,初中生则激增了48%。

电子烟是真正帮人戒烟,还是创造了一种新的成瘾方式

▲2018年美国高中生烟草消费比例统计,依次是:任意烟草制品、电子烟、传统香烟、雪茄、“热不烧”香烟(无烟香烟)、水烟、烟斗烟。

这让美国整个控烟系统十分沮丧,因为几乎所有的烟草消费都始于青少年时期。“我们看到了一个惊人的增长,原本是为了取代香烟的电子烟正在促使青少年开始抽烟。”布莱恩说,CDC的态度十分明确,任何烟草制品都有害,包括电子烟。对于未成年人来说,尼古丁会对尚在发育的大脑产生影响,损害学习、记忆能力。

本是为了成年人戒烟而发明出来的电子烟,却成为了青少年新的成瘾工具。

对比电子烟销量图,这种关联就愈加明显了。自2003年《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正式签订以来,各国政府都限制烟草行业的发展,世界范围内的烟草行业增速都大大降低,部分年份甚至出现负增长,新型烟草制品的出现给了这一行业新的生机。

在美国,最畅销的电子烟品牌是“JUUL”。这个成立于2015年的公司,占市场份额72%,估值更是超过了150亿美元,成为美国排名第六的初创企业,成功跻身与Uber、Airbnb、Lyft等一样的“超级独角兽”。2018年年底,JUUL管理层决定发放平均每人130万美元的年终奖——相当于硅谷“码农”十年的底薪。

电子烟是真正帮人戒烟,还是创造了一种新的成瘾方式

从戒烟产品到新成瘾工具

毫无疑问,电子烟和传统烟草相比具有非凡的优势。它一出生就头戴“健康”光环——帮助人们戒烟,降低烟草危害。

虽然烟草中的尼古丁让人成瘾,但吸烟更大的危害在于燃烧产生的一系列有害物质。一直以来,人们主要使用尼古丁替代疗法的戒烟药来戒烟。不过,用电子烟戒烟的成功率是用尼古丁替代疗法的两倍。很多有着二三十年烟龄的美国人在接受医生建议后,使用电子烟彻底戒掉了传统香烟,大大降低了烟草的健康风险。

但在全世界,公共卫生专家对电子烟的意见存在诸多分歧。争论的核心便是,电子烟是真正帮人戒烟,还是创造了一种新的成瘾方式,吸引无数青少年上钩?

中国疾控中心控烟办公室前主任姜垣曾多次和美国控烟机构交流,并参观过JUUL公司,但始终对电子烟的未来表示困惑。他说,传统烟草里面所含的有害物质有两百多种,烟草在燃烧的过程中会把这些有害物释放出来。电子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有害物的释放,但还是会释放出有害物质,未成年人使用同样会危害健康。

空气污染也是一个新的担心,尽管目前证据还不充分。但包括世卫组织在内的很多机构都开始进行二手烟烟雾污染的研究。“对比无烟的清新空气,二手气溶胶可以造成PM1.0值高出14-40倍,PM2.5值高出6-86倍不等,尼古丁含量高出10-115倍,乙醛含量高出2-8倍,甲醛含量高出20%。其产生的某些金属含量,比如镍和铬,甚至比传统卷烟产生的二手烟的含量还要高。”世卫组织表示。

电子烟是真正帮人戒烟,还是创造了一种新的成瘾方式

2016年8月,美国外科医生协会发布了一份关于青少年和年轻人使用电子烟的重要报告,外科医生Vivek H. Murthy博士称:“来自电子烟吸烟装置的二手气溶胶不是无毒害的水蒸气,这些气溶胶可能含有对公众健康有害的物质,包括尼古丁、能致严重肺病的细颗粒物(超细颗粒物)和双乙酰等未知化学成分和挥发性有机物及重金属成分。”

美国儿科协会发布了一份研究,他们分析了86名青少年的尿液,发现使用电子烟、混合烟草的人群与完全不吸烟组相比,尿液检测出三倍挥发性有机物,包括丙烯酰胺、丙烯腈和环氧丙烷等等。

很快大家都开始明白,电子烟真正的有害之处是——让那些从没有任何吸烟经历的人走向烟草。“总体来说,我们的研究发现,电子烟在鼓励年轻人开始吸烟上远胜于帮助人戒烟。“2018年3月,美国达特茅斯学院诺里斯科顿癌症中心研究人员公布的一份电子烟研究推断。这些科学家利用2014年美国人口数据预测推算, 2015年共2070位成年人利用电子烟彻底戒烟;然而,却有168000名从未吸烟的青少年因此成瘾。

在科学界看来,这一行业已经完全背离了初衷,正疯狂地向青少年推广和销售。

在社交网站上,随处可见这些电子烟的推广视频和促销广告。据统计,70%的未成年人都接受过这类推送。另一个让人担忧的现象是,由于这些装置都可以自行灌注液体,一些人开始注入非法液体,包括毒品,并拍摄成操作视频在网络上传播。

监管加严,政策不断

在世界各国,对电子烟在内的新型烟草制品监管差异很大,有的按照普通消费品监管,有的是按烟草制品、医用药品等。美国则是和传统香烟一样,由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进行监管。其现任局长斯科特·戈特利布是对电子烟监管强力支持者,一系列新政也在其任上推出。

2016年12月,FDA将电子烟首次列入机构监管,与传统烟草共同遵守“烟草控制法案”的约束。对于电子烟生产商,FDA给出时限,让其和香烟一样进行注册登记,并提供具体成分和制造工艺等科学数据。FDA还将对这些企业进行审查,并严禁向18岁以下的美国公民出售电子烟。

这一新规在当时引起了很大争议,特别是那些推动电子烟来帮助戒烟的群体。同时,公共卫生专家认为当时的政策存在很大漏洞,一是FDA对电子烟的种类没有穷尽,对一些不含尼古丁的电子烟器具态度模糊;二是没有规范电子烟的广告和推广手段,这在此后数年产生了极大影响;三是这些政策需要等到2019年8月才会全部执行。

总部位于明尼苏达州的公共卫生法中心认为,FDA将电子烟纳入管理后,只是规定了生产者需要在2018年5月8日之前对其产品的成分进行标注,在2019年11月8日前对产品中的有害物质及含量进行标注。虽然上市前的审查可能会控制这些产品的有害成分,但FDA延长了对JUUL非燃烧类的烟草产品的注册申请时间,只要求其在2022年之前提交申请材料即可,且在FDA审查之前,现有的产品在市场上可以畅行无阻。

在美国,控烟政策主要靠各个州自行制定规范。2019年,纽约卫生署旗下的美国公共卫生和烟草政策研究中心对全美50个州的电子烟政策进行梳理,发现截至2018年12月,只有11个州对电子烟有明确定义,一些地方对电子烟的管理等同于传统香烟,一些则相对宽松。

正如所有新兴产业的肇起时刻,很快,人们就发现法律和监管的滞后。

“关于电子烟的立法从2013年之后开始兴起,2015年到达顶峰,之后就开始放缓了。”2017年12月,CDC在其网站上发布了一份报告,总结目前各州的立法进展。

据布莱恩博士等人统计,截至2017年9月30日,美国有10个州(地区)将电子烟列入室内禁烟范围,18个州和地区需要执照才销售电子烟,26个州禁止自助零售店展示电子烟,5个州和地区将使用电子烟的年龄提高到了21周岁,11个州和地区对电子烟征税,但仍有16个州没有任何相关法律。

电子烟是真正帮人戒烟,还是创造了一种新的成瘾方式

▲深蓝色代表禁止室内吸烟和电子烟的地区,淡蓝色是只禁止室内吸传统烟草,白色是没有强制的禁烟政策。

一开始,美国对电子烟的监管并未延伸到对口味的控制,现在问题却愈发严重。

为了吸引消费者,JUUL等品牌每隔一个阶段便会推出限量款的包装盒和口味来吸引年轻人——薄荷味、热带水果味、清新黄瓜味、焦糖布丁等。该公司甚至仿照苹果手机的销售策略,售卖周边产品,包括不同图案和材质的外壳套。而在几年前,他们还到处向青少年分发免费试用装。这些对青少年诱惑极大。

2015年,FDA的一项研究显示,绝大部分青少年都是从带有不同口味的烟草产品开始吸烟的。

电子烟是真正帮人戒烟,还是创造了一种新的成瘾方式

2018年4月18日,五家国家级的公共卫生机构联合向FDA写信,要求限制和规范这些电子烟产品的口味,希望FDA将2016年8月之后所有未通过审评的口味全部下架。此外,他们还希望能限制互联网销售。

很快,2018年4月24日,FDA宣布了对电子烟监管的一整套新措施,局长斯科特·戈特利布以40家违法售卖JUUL电子烟的零售商为例,声明了FDA的严肃立场。

斯科特·戈特利布表示,他们发现,青少年已经被这种形似小U盘的尼古丁产品彻底迷惑了,特别是JUUL这一品牌。它们有着不同口味和新奇的外表,有的故意模仿一些知名的糖果盒饼干品牌包装,既可爱又容易隐藏,他们在学校的储物室、卫生间等很隐秘的空间偷偷使用。

事实上,打着更健康旗号的JUUL,其一些种类和普通香烟的尼古丁含量并无差别。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在电子烟的年轻消费者中,仅有37%的人知道这类产品仍然含有尼古丁,大部分人都认为无毒无害,可以长期使用。

监管者还发现,不少电子烟公司的尼古丁含量与其标识不符,那些声称不含尼古丁的产品里不仅查出过尼古丁,还有其他非法物质。更令人不安的是,这些售卖者无视FDA已有的法规,在网络和线下违规向未成年人出售。一个月前,监管者进行了一场突击检查,仅针对JUUL一个品牌,就查处了8家公司、40起违规行为。

之后,FDA联系了eBay等互联网销售平台,要求删除一些违规售卖JUUL产品的商家,并要求其承诺遵守最新的规定,保护青少年不受JUUL等电子烟产品的侵害。

与此同时,FDA向JUUL发出问询函,要求该公司提供全部实验室检测数据和产品信息。“我们还不完全理解为什么这些产品在年轻人中如此受欢迎,但是我们必须尽快解决这一问题,防止这些产品诱导更多孩子使用。”斯科特·戈特利布说,如果JUUL等品牌不能按要求提供,企业将会受到法律处罚。

2019年3月15日,即将离任的斯科特·戈特利布警告说,2019年8月,全美青少年烟草调查结果会公布,如果青少年电子烟的使用率持续上升,那么瞄准青少年市场的电子烟可能会完全被禁止。

“如果我们今年无法扭转这一趋势,FDA将不得不采取更为强力的举措。”他告诉福克斯新闻,“届时,我们将不得不把市场上销售的电子烟装置,作为一个类别全部下架。”

注:图文来源于微信号“端端酱” 文汇客户端 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

关于作者: 158tv

热门文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